第三千三百一十八章 黑暗的王

好书推荐:

杀手。

此人,想要前往千杀阁的据点,参加杀手测试,成为千杀阁的在册杀手。

很显然,绝非等闲之辈。

千杀阁向来要求严格。

而且黑暗之城这里的据点,乃是重要据点,这里的测试也是最为严苛的。

想要通过,十分困难。

但通过之后,便是高级别的杀手,绝非那些下等据点加入的杀手能够相比的。

所以只要是有勇气直接来黑暗之城这边参加杀手测试的家伙。

实力都很强。

实战经验丰富。

自然,也是一条大鱼!

这类人,手中必然有着大量宝物,可以说是移动的宝藏。

黑暗之城的人,怎么可能不动心?

杀手狩猎强者。

自然会也夺取强者手中的财宝。

强大的兵器,厉害的功法武技,以及诸多天材地宝,灵丹妙药,修行有关之物,一应俱全。

杀人越货。

从来都是最快变强的法门。

堕入黑暗的家伙,无视规则,凶狠残忍,自然对此了如指掌!

想要去杀手测试?

很好!

街两边,很多人都是露出惧意,他们是小喽罗,吃不下秦齐这条大鱼。

但有些人,则是眼底闪过道道冷芒,以及嗜血之意。

自然不会就此收手。

这里的人,刀口舔血,以为杀手就可以吓唬人?

那就太天真了。

“你往尽头走,会看到一块剑碑,以剑意将之击碎,自然就会有千杀阁的人引你去杀手测试”,有人开口回答道。

既然敌不过秦齐,无法从中获利,那么卖一个面子也不错。

毕竟,不是什么难回答的问题。

“好,多谢”,秦齐点头示意,便往街道深处走出。

这条街。

贯穿整个黑暗之城,越是往里走,见到的人越是凶恶,许多气息强大之辈,毫不掩饰对秦齐的敌意。

有娇媚的女子几乎没穿多少衣服,婀娜的身材妩媚无比,大庭广众也不在意。

媚眼中,却尽是冰寒。

如同毒蛇一般。

也有魁梧的壮汉,左拥右抱,将酒坛丢在街上,就在秦齐身前。

试探着秦齐的底线。

有书生一样打扮的人。

一身干净的衣衫,与这座城格格不入。

儒雅随和。

但周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所有人都对他退避三舍,不敢靠近。

他正笑吟吟的看着秦齐。

秦齐缓缓走过去,速度不快也不慢。

他的感知敏锐,自然瞬间就察觉到了这三人的与众不同,显然是在这黑暗之城,也是极为强大的存在。

是这种无规则的地下世界的王者。

“你们说,那小子能走到剑碑吗?”

有人在低声议论。

“嘿,上来就说要加入千杀阁,应该是有点本事的,不过嘛,这么高调,怕是也离死不远了。”

“看到没有,三位黑暗王者已经注意到他了,恐怕,会出手!”

“太狂了一点!”

许多人都在议论。

而那三人,既然出现,在关注秦齐,那么就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秦齐来了就杀人。

开口就是要参加杀手测试。

的确是不将黑暗之城放在眼里。

自然会引起地头蛇的不满,虽说不一定出手杀人,但给一个教训,却是正常的。

一时间,消息传递出去,更多的人聚集过来,想要看看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那三个人,是黑暗之城的地下王者,实力很强,盘踞在这里已经很久了,背后,都有着庞大的利益”,阿一介绍道。

作为黑暗之城,混乱之地,规则没有多少意义,他们可以放开手脚做许多大势力不好去做的事情。

暗杀之类,不过是其一罢了。

还有很多脏活,都需要这些亡命徒。

久而久之,自然形成了产业链条,许多大势力都会将利益输送到这里,让这里的人去帮他们干脏活。

表面,则维持体面甚至正义。

据说,即便是代表了九州人族的九州联盟,自诩正义,代表人道正统,光明伟岸,却也是黑暗之城的大客户。“那个女人,以前是花魁头牌,据说伺候过大人物,偶然间得到了一些造化,随即崛起,具体情况不知,但此女的骚浪与实力都是出名的,而且极为残忍,很多男人被她活

活吸干了,所以被叫做艳女子。”

“那个壮汉,叫田不破,别看他长得丑陋,粗鲁,但据说,他来自于人族古老道统的混元大泽!”

混元大泽,秦齐也略有耳闻,与神农帝王谷类似,都是人族传承了极为悠久岁月的势力。

如此势力,能够流传至今,自然有着其强大之处。

混元大泽在人族之中,势力不小,底蕴更是深厚,同时,也是九州联盟的主要首脑之一。

执掌着巨大的力量!

没想到这田不破,在黑暗之城中,竟然来自于混元大泽。

的确,格格不入。

混元大泽只怕也极力撇清两者之间的关系。

“最后一个,那书生打扮的家伙,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别人叫他黑白书生,而他,也是三个人力量最为危险的家伙!”阿一沉声道。

“这黑白书生,是此地黑暗王者之中的新人,到这里不过百年的时间,但却一路爬到了顶点,至今为止,还没有败过!”

“过去黑暗之城有五位黑暗之王,其中两位,就是死在黑白书生的手里。”

秦齐一边走着,一边看向那黑白书生。

倒是穿着青衫,怎么就黑白书生了?

“哎哟,怎么都在看着啊,一个个坏男人,总是要我这小女子打头阵”,一道娇媚的声音响起。艳女子妩媚的看着秦齐,舌头舔了舔红唇,更显娇美动人,一双美目含春,情意绵绵,“小哥长得这般俊俏,何必去做那什么杀手,不如来跟奴家夜夜欢好,岂不是天上人

间?”

那媚态加上暴露的身体,着实让人移不开目光。

许多人情不自禁的看了过去,喉结滚动。

然而,下一刻,就是惨叫声响起。

他们的眼睛直接爆开,眼眶内剩下两个黑洞洞的血洞。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心头一凛,脸色苍白,哪敢再看向那骚媚入骨的歹毒女子。

秦齐倒是神色平静。

怎么说呢。

媚入骨髓的女子,秦齐见的可少了?

身为天狐的小白。

道界最美的沈羞花。

那才是媚态天成,酥香入魂。

而这艳女子。

归根结底就四个字吧。“一般货色”,秦齐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