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虎毒食子的真相!我要她!

好书推荐:

“你是谁?你对我母亲做了什么?”叶清幽其实认出了眼前的面具男人,这人就是之前在天音坊突然出现,把有琴律带走的那个。

虽然当时她只看到了一眼,不过对方脸上的面具,她有印象。

陆暄说过,不是大盛的人,那就是异国人。

而这个人,还是今天叶天南来见韩承,将计就计,引蛇出洞的那条——蛇!

与韩承勾结的竟然也是异国人!

叶清幽心念电转,面具男人却眼眸幽然,带着兴味,也看向了她。

她有一双琉璃色的瞳眸,很罕见,很美丽。

“我只是告诉了她一件事情,五年前的旧事,和她另一个女儿有关。”

另一个女儿?天香郡主!叶清幽神色一变,惊疑的看向云阳长公主。

原来是关于天香郡主的事情,怪不得她会如此!

“母亲。”她柔声唤。

云阳长公主有些缓了过来。

看向叶清幽,眼泪却是不可控制的流了下来。

“婠婠。”

叶清幽心头一悸,看着云阳长公主,眼睫微颤,道:“母亲,没事的,我还在这里。”

云阳长公主反手握住叶清幽的手,十分用力,似乎是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一般!

叶清幽知道云阳长公主的情绪,只是孺慕看着她。

云阳长公主轻吐了一口气,松了一些力气。

“母亲终于知道,韩承为何如此狠心了。”

叶清幽一惊,下意识的看向面具男人。

面具男人直接道:“五年前,那个八九岁的小姑娘,看到我与韩承见面。”

叶清幽心头再度一惊!

这话的意思她听懂了!再结合云阳长公主的话,她就完全明白了。

五年前,天香郡主撞见了韩承与眼前这人见面说话,所以韩承才会对亲生骨肉下杀手。

虎毒尚且不食子。

韩承还不如畜生有良心!

叶清幽愤怒无比。

她看向对面的面具男人。

“你能证明此事吗?”

其实之前就能确定韩承就是害死天香郡主的凶手,但是,他不认,为了不认,连娇妾幼子都舍。

而且时间过去了五年有余,她和云阳长公主也找不到证据证明此事。

但是眼下,却是有一个人证。

只不过这个人证。

应该不会轻易答应帮忙。

因为他与韩承是一伙的。

面具男人轻笑了一下道:“能啊!我就是人证。”

云阳长公主问:“那你能……”

面具男人直接道:“不能。”

云阳长公主登时一脸失望,叶清幽却是若有所思。

这人分明就是韩承的盟友,而且照着陆暄的分析,今天也是与韩承一道来,要与叶天南见面的,结果他却跑来她和云阳长公主的雅间,然后告诉了云阳长公主五年前天香郡主会被谋害的真相。

对方一定有什么目的?

“你有什么条件?”

面具男人眸光幽深如夜,虽然隔着一层面具,但是看过来的时候,依然令人感觉心头微震。

叶清幽被他注视着,心里感觉很不舒服!

有一种被探究,冒犯的感觉。

面具男人笑了一下,语气却是认真。

“我的条件,就是……你。”

叶清幽一怔,云阳长公主则是脸色一沉,怒道:“你胡说什么?”

面具男人轻笑了一下,看向云阳长公主,徐徐道:“把她给我,我就给你当人证,证明五年前,你女儿不是意外,而是被她的亲生父亲韩承使计谋害,还有青莲庵的事情,我也可以证明,韩承大逆不道,以下犯上,蓄意谋害长公主你。”

叶清幽双眸瞠大。

这人的条件真的是她!而且抛出了这么多诱饵!

说真的,不止是五年前的事情,青莲庵的事情,只要韩承不认,云阳长公主没有切实的证据,事情还真的不好办。

可以说,面具男人这个诱饵,对云阳长公主来说,诱惑极大。

云阳长公主握着叶清幽的手,轻抚了两下。

“尊驾大话倒是说得挺满。”

面具男人似是意外,讶然的看向她。

云阳长公主冷笑了一声道:“你当本宫是什么人?为了自己的事情,要把一个无辜的小姑娘推出去牺牲?更何况,她还是本宫的义女,虽然不是本宫所生,但是现在也差不多算是了!本宫为何要牺牲自己的女儿,就为了你能指证韩承那个畜生?这合算吗?本宫可不是傻子蠢货!”

面具男人好像更吃惊到了。

“倒是我小看长公主了,怪不得韩承急得焦头烂额,他与长公主这样的女子作对,简直就是作死!”

云阳长公主冷嗤一声道:“你与这样的畜生蠢货勾结,也可见你也差不多。”

“哈!”面具男人倒是笑了一声道,“有时候小人也很好利用的。”

云阳长公主冷笑一声,对此不置可否。

“反正,你不用想了,本宫早知韩承的畜生行为,现在没有证据,不代表永远没有,本宫会找到的,不过本宫倒是谢谢你刚才告诉本宫五年前的真相。”

面具男人也笑了一声。

“殿下倒是不用如此客气。”

叶清幽此时心头感动,她本来也没有觉得云阳长公主会答应面具男人,不过,她心头倒越发佩服她这个母亲的大度。

面具男人又看向叶清幽,叶清幽冲他勾了一下唇角,笑意透着几分狡黠。

面具男人眼眸一怔。

“你……”

他突然感觉不对劲。

其实他今天只所以放了韩承的鸽子,跑来云阳长公主这里,是为了叶清幽。

韩承当时和他说,他们可以通过叶清幽,进而威胁叶天南,让叶天南与他们合作,可是他觉得韩承有点捡芝麻丢西瓜。

他觉得叶清幽更有价值!

而且她与很多事情,都有或明或暗的牵扯。

更重要的是,她与陆暄似乎也有什么牵扯?

他现在在大盛里,虽然一直隐在暗处,明面上指挥着韩承做事情,韩承看不明白,但是他却是一清二楚。

他们最大的敌人,不是云阳长公主什么的,而是陆暄。

直接直面对上陆暄,他没有胜算。

也不觉得算是什么聪明的做法。

所以他想找到陆暄的软肋。

叶清幽应该是?

他刚才只所以向云阳长公主提出要求,也是为此。

不想他小看了云阳长公主,对方断然拒绝了。

他本来也想算了!

以后再寻机会。

毕竟,他在大盛,还不能暴露身份,还要继续隐在暗处。

要不然,他也不用遮面示人了。

但是这会他想走人,却感觉,他可能没那么好走了。

云阳长公主冷唤了一声。

“来人!”

她声音一落,便有几个护卫冲了进来。

面具男人冷扫了一眼过去,视线落在对面的母女身上。

“长公主殿下是何意?刚才还不是感谢在下把旧事相告的吗?结果现在就要如此?”

叶清幽轻笑了一声道:“你口头上告诉我母亲五年前旧事,我母亲也口头上谢你了,扯平!但是,不管是五年前的天香姐姐的事情,还是青莲庵的事情,你可都不清白无辜,韩承算是主谋,你也是从谋,或许,他只是执行者,你才是出谋划策之人!”

面具男人眼眸幽沉。

叶清幽又看了一眼云阳长公主,道:“更何况,我母亲是长公主,是皇族,自然有自己的责任,阁下可不是大盛之人,却在我盛京搅风搅雨,身为长公主,我母亲怎么可能放过你?”

面具男人听得乐了。

“倒真的上牙尖嘴利,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他没说。

叶清幽却是皱眉,感觉他这话不怀好意。

不过,她今天和云阳长公主只所以来这里,一是为了吃糕点,二则是配合陆暄,引蛇出洞的。

原本以为这蛇会在叶天南那里出来,不想在此,那也正好。

只要把蛇抓住,剥皮抽筋,就知道是何方神圣了!

云阳长公主一声令下,护卫就攻了上去。

然而面具男人却是异常的厉害,他起身,双袖一甩,冲去的护卫便都摔飞了出去,有两个还直接撞破门,飞到了外面的走廊里。

这一下子动静不可谓不大,原本还在另一间雅间的韩承和叶天南也听到了。

韩承这边等不到面具男人,眼前叶天南要失去耐心拂袖离开,韩承正着急,突然听到动静,他脸色一变。

他看向叶天南,想说什么,叶天南已经起身,往外去了!

韩承脸色一变,也赶紧追出去。

到了外面,就看到雅间走廊里,正打得激烈!

面具男人之前用袖风摔飞了那些围攻他的护卫,但是云阳长公主带的护卫不止这些,所以,又很快又有几个冲了上去。

后面的这些护卫,武功显然高于之前的,所以,面具男人也不可能再直接把他们甩飞了,就打到了外面。

叶天南出来,看到叶清幽和云阳长公主也从雅间里出来了,吓了一跳。

“幽儿!”

叶清幽也过不去,只好对叶天南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事。

韩承见状,则是整个人都懵了!

他在那里等半天,等到都尴尬了!

特么的这家伙竟然在这里,还与云阳长公主的护卫打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反应过来,想要上前阻止这一切,谁知他刚一动,就听到云阳长公主怒声道:“此人就是数天前在青莲庵意图谋害本宫的刺客,把他抓起来,送到京兆府衙!”

韩承的脚步一滞!

“长公主你?”

云阳长公主挑眉,冷睨于他,道:“怎么?韩大将军你认识此人?”

韩承哪敢说认识?

面具男人嫌弃的扫了一眼韩承。

他唤了一声,便有一个身影突然掠了过来。

韩承看去,也认识,是面具男人的护卫。

他过来,就加入了战团,面具男人有他帮忙,抽身掠出去,直接冲向了叶清幽的方向。

云阳长公主看到,拉着叶清幽一躲,但是对方武功高强,根本不可能躲过去,叶清幽感觉手腕被人用力一扣,她身子不由自主的跌了过去,对方顺势把她一揽,带着她重新冲进了雅间里。

云阳长公主反应过来就去追,叶天南也赶紧追了过去。

但是面具男人已经带着叶清幽从雅间的窗子跃窗而出。

云阳长公主和叶天南可不会轻功,两人追到窗边,哪还看得两人的身影?

一时间两人都急得不行!

特别是云阳长公主,因为之前面具男人就表明,他要叶清幽。

现在把叶清幽带走了!

她也顾不上理会叶天南,转身出去。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响。

韩承看到上来的人,脸色一变。

因为领头的那个,他认识。

陆暄的心腹。

叫东木来着的!

他一上来,就指挥自己带的人加入了战团,然后又对冲出来的云阳长公主道:“殿下,我家主子去追了。”

云阳长公主一怔,反应过来,问:“陆暄去追了?”

东木点头道:“是的,主子让属下过来,告诉长公主和叶大人一声。”

他说完,又看向前面。

“活捉,带回去审!”

他说的是面具男人的那个护卫,韩承听到,脸色登时大变。

这人是面具男人的心腹侍从,如果被玄冥卫抓住,那岂不是?

然而他再着急,这会儿也不能明着去救人。

而且他更焦急的是面具男人那边,陆暄亲自去追了,那岂不是——

这个时候面具男人真的带着叶清幽从天香楼,到了一处屋顶上。

他扶着叶清幽站直站稳。

叶清幽转眸瞪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

面具男人不理她,而是直接又点了一指过来,叶清幽感觉身子一僵,便动不了了。

这个时候,面具男人从袖中拿出一个短弩。

短弩十分小巧,精致。

上面的弩箭,更是小巧精致,最多成人的小手指大小。

叶清幽双眸一瞠,因为她看到,对面追掠过来了一个人。

陆暄?!

也是!今天天香楼这件事情,原本她们几个在明面上的人,其实都是配合陆暄。

面具男人看到陆暄过来,举起短弩,按下机关,咻的一声,射出了一支短弩。

直朝着陆暄的眉心而去。

陆暄反应也很快,侧了一个脸,堪堪避过去。

面具男人见状,直接搭上了三支短弩。

叶清幽双眸又是一瞠。

咻咻咻!

三声激响,三支短弩朝着陆暄上中下三个方位激射了出去!

锦绣之重生嫡妃狠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