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救赎

好书推荐:

木子实在没忍住,刚喝进最近的茶,“噗”地一声就喷得孔蔓影一脸。孔蔓影有些哭笑不得,回想起现阶段的处境更是有些欲哭无泪。

“徐北庭什么时候那么乐于助人了?”木子手忙脚乱的扯来几张纸巾,给孔蔓影擦着脸上的水珠。

“他是被‘要挟’了!”孔蔓影有点愤愤不平,咬牙切齿道,“重色轻友,一个女人就能拿住他命脉,被易寒拿捏地死死的。”

木子听到这个消息明显十分惊讶,一脸八卦样:“什么什么?那么劲爆吗?”

“你的关注点是不是不太对?”孔蔓影毫不客气地拍了木子一下,瞪着眼睛对木子说。

“不是,我不关注这个我关注哪个?你和易寒两人之间的破事儿还有什么可说的?”木子被孔蔓影打得有些疼,龇牙咧嘴的同孔蔓影说话,“哇……你真的是……那么重手……”

“怎么就没什么可说了?”孔蔓影不服,“这很气人啊!”

“哪气人了?最气人的是你自己好不好?”没给孔蔓影反驳的机会,木子便结着说,“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在拧巴。”

被木子这么一说,孔蔓影莫名的噎了声,其实认真想想,她总是自认洒脱,但自始至终从来没有做到过真的洒脱,总是给自己的心底封上枷锁。

“换个角度来说,他保护你保护得很好。”木子看了一眼在不远处自娱自乐的儿子,扭头同孔蔓影说,“人体实验是个多可怕的事情,牵扯到的不只是医学界的问题,还有社会,国家,道德……当时的他出了狠心推开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过了良久,也没听到孔蔓影的回应,眼看就到了晚饭的时间,木子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向厨房。

孔蔓影吃饭的时候都还在想木子同她说的那句话:“如果是你,如果不是你,后果是什么?你是不是该学着真正的放下?”

孔蔓影睡前都还在翻看之前那几年的事情,以另一个视角的看,这几年发生的简直就像是魔幻故事一样离奇又恐怖。

先是疑似因爱生恨被白桃和荣清柠绑架,后是易爷爷离奇失踪至今下落不明,紧接着就是易寒被宋疫绑架,逼迫参与篡改基因制药的人体实验,最后是军方铲除不净,易寒、江家和军方卧底被追杀……

孔蔓影合上电脑,放置一旁,顺手关了灯,把自己深深地裹进被子里,悄无声息地滑下两行泪,浑浑噩噩地睡去。

孔蔓影的眼前是无止境的黑暗,她触摸不到任何物体,每一声呼唤都能传来空洞的回音。

没有人回应她,也没办法看到边界,抬头看,只有一扇小小的铁窗,透过丝丝阴风,让人心寒,让人忌惮。

“蔓蔓”

“蔓蔓”

“蔓蔓”

……

不知谁在叫她,千万个声音汇聚在一起,普通恶魔的咆哮声,击碎她内心深处最后一点坚强。

“易寒,你救救我……”

木子站在孔蔓影房间门口,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易寒:“救救她吧,你是她的救赎。”

漫漫寒冬只见你一人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