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全都是疯子

听着许轻然的描述,周覆心里难免有所戒备,王郁深控制不住的人?王郁深找来的麻烦他还有可能相信。

王郁深可以为了许轻然放任身边如此重要的人离开,那他就有本事在把这样的人叫回来做事。

看来需要全面了解对手实力,才能做最严密针对性的布防。

周覆放弃让许轻然单独去事务所的计划,陪着妻子亲自去一趟,好消除她心中那份忐忑不安。

一路上许轻然脸色依旧没有任何缓解的苍白,紧握着周覆手不松开,嘴里嘀咕的叮嘱,“老公,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要小心,隼人从来不会对人进行身体伤害,而是精神打击对方,让对方自乱阵脚的崩溃。”

说完她突然拿出呕吐袋的开始发恶心干呕。

周覆实在担心她的情况,没想到一个人会对她有如此大的影响,紧张的提议,“老婆,我们不要去事务所了,去医院吧,你这样我实在不放心。情绪最好不要太紧张,会影响到孩子。”

提到孩子,许轻然终于试着让自己放轻松下来,抓住周覆手臂的摇头,“陪我先去事务所待一会儿吧,陪在我身边,不要离开。”

到达事务所门口,周覆正准备招许轻然她下车,专线手机突然响起,他凝眉转身去接电话,刚接通便传来陌生的声音,对方嘲弄的一笑,“周先生,你的防线也不过如此。”

他心中不安的一愣,下意识环顾周围的查看情况,这是安保负责人的电话,说明现在他和许轻然极有可能处在不安全环境里。

连退役特种兵组成的安保都能突破,看来的势力绝不简单,沉声问道,“你是谁?想要做什么?”

“算算私人恩怨而已。”

对方大方哈哈一笑,周覆快速把身上手枪取出的准备进车里,决定把许轻然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不曾想会被对方突然偷袭,似有什么东西射击到体内,不是子弹,而是僵硬剂和麻醉弹的混合体。

许轻然看周覆在车门口不再动弹,便知道真的出事了,快速冲下车,顾不得给他查看伤势的把人往车里塞。

“君临!”她使出全力把周覆推进车里,周围冲他们部署而来的雇佣兵已经举抢而来。

许轻然迅速判断情况,这些人不要周覆的命,却拿枪对着她,并非单纯绑架案件!

十多个人,绝对不是自己单独能应付的场面。

她把手举起来,看了眼在车里动弹不得,连面部肌肉都凝固住的周覆,转身面朝人们投降,“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好商量。”

雇佣兵娴熟的捆绑住许轻然,不说话的推搡她往另外一辆车里走。

若是过去被这样对待的话,她多少会给一个眼神抗议,但现在不可以,她怀孕了,不能再冒险。

没有杀掉周覆,说明他们一定想要他们夫妻身上有价值的东西。

“不用麻烦,我自己和你们走。”她配合的坐进劫匪车里,被蒙上眼睛之前,看到了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_临原隼人。

虽然同为国际律师,但临原隼人与过去处于灰色地带的许轻然完全不同。

这个男人专职为反社会组织头目,职业杀手雇佣兵辩护,是王郁深过去精心培养出来的私人辩护律师。

她声音阴冷的说,“隼人,最好不要轻举妄动的触发我的底线,你想要做什么?”

临原隼人穿着不合身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邋遢的像是中年失业的大叔,留着一头自然卷发,前面刘海刻意遮挡住眼睛,给人的第一印象绝对属于人畜无害的失败者。

他伸手捏着许轻然下巴,声音出奇醇厚动人,“感觉我好不近人情啊,我只是想和你丈夫玩个游戏,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总不能没有任何行动吧?好长时间不见美艳温婉的小师妹了,我以为整容成功会收到你和师父的婚礼请柬,叫你一声小师娘,没想到现在变成了周太太。好狠的心,好高明的手段,没看出纯洁善良的小白兔会如此擅长玩弄男人的感情,王郁深,周覆,李少瑾,以后还会有谁?”

“隼人,把我放了,不然你同样没有好结果。”许轻然沉下心的说道。

临原隼人嘴角勾起邪魅笑意的说,“你知道我有一些可爱的变态癖好,活到现在,什么样的女人没玩过?现在似乎差一段和孕妇的视频了,不知道你可爱的老公看到会怎么样?”

周覆司机在他们脱离险镜,许轻然被绑走的情况下立即做了最恰当的应急处理。

石腾星在刀锋事务所抱着电脑开始搜索劫匪车辆在上临市可能经过的街道监控视频,嘴里埋怨道,“周覆,你身边的人都是废物么?如果早十分钟,我就可能把车拦截下来。监控视频被做过手脚,现在时间对我们太重要了!难道劫匪到现在都没联系你么?”

话音刚落,恢复正常的周覆手机冒出一个陌生号码,石腾星用电脑开始追踪信号,周覆阴沉脸的接通冷然质问,“你们想要什么!”

临原隼人眯眼笑道,“真是爽快人啊,我想要你的全部。”

真是聪明人,手里捏着可以和他讨要全部的筹码。

周覆尽量给石腾星拖延时间的周旋,“你让我老婆说话!只要我有的!我都可以给你,但我要看到她完好的在我面前。”

临原隼人眯眼轻笑,“先拿出点诚意,我要你们周家在美国的军火生意,兵工厂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现在开始计时,每半小时我送你一件礼物。”

电话一阵忙音,石腾星听电话里的声音便知道是临原隼人搞鬼,特别在听到“礼物”一词,敲击键盘手开始发抖起来。

每次临原隼人送给的“礼物”都是人们不能承受之重,这样毫不避讳信号的打电话,大概就是为了让他们看准备好的“礼物”吧。

此时来带乔家别墅里的临原隼人抓住许轻然纤细柔夷,盯着红宝石的婚戒,拿着一把利刃匕首,语气悠悠的说,“师妹不仅手漂亮,结婚戒指也很漂亮,真的太大太美了,说好的要送你老公礼物,那么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吧?”

“啊!”屋子里回荡出一声惨叫不到两分钟,周覆手机收到一条视频。

只见一女人被蒙眼捆绑在椅子上,眨眼一瞬间,旁边男人用匕首利落的砍下女子无名指,十指连心,这样的疼痛简直是致命伤害,凄厉惨叫时,防止女子痛到咬舌自尽,绑匪迅速用毛巾将女人嘴勒住,承受不住痛苦的晕厥过去,陷入昏迷状态。

被砍下的手指摆放在镜头前放大,手指上的血迹和红宝石戒指刺眼的令人无法呼吸。

临原隼人惊叹道,“真是堪称艺术品的杰作,艺术家老公,我们一起鉴赏一下。”

“不可能,不可能!”周覆慌了手脚,失去理智的不能接受这样残忍画面,指着给石腾星帮忙的技术人员吼,“给我图像比对!看看是不是乔安蕾!我要杀了他!”

石腾星看到视频,不言语的锁定出手机信号位置,“他们就在乔家的旧宅子里。你把股份转让给他们。兵工厂的董事局和股东们同样会杀了你!”

现在就在杀了他!比一刀刀的凌迟处死还要痛苦。

周覆装备好武器的准备出发,“我死都不能让蕾朵死!如果她有什么意外,谁也别想好过!一个不放过!”

“照片体型对比出来了,符合程度百分之九十。视频没有任何修改。”技术人员冷静的分析,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周覆已经自行冲出去的开车离开,他要让所有绑匪为今天做出的事情陪葬!出发五分钟,在极速狂飙的他再次收到一条视频。

临原隼人拿着摄像机,把手放在许轻然小腹上,语气责备的说,“虽说是注册结婚了,但没举行婚礼,应该是未婚先孕吧?好女孩可不该这么做,名门千金多少要注意形象。”

他把一个崭新的药盒放在摄像头前,米非司酮片,耐心的一点点撕开,“想要变好,一切都还来的及,听说师妹怀孕一个月,那么吃药就能解决,半小时以后,你还是那个乖乖的大小姐。”

药盒里只有两个药片,一次性全都取出塞到意识昏迷女人的口中,用水大口的灌了下去。

米非司酮是什么药?是堕胎药。

周覆看的视频心神一晃,差点和迎面而来的汽车相撞,双手紧接着方向盘,手指骨节根根分明,半小时以内不洗胃,孩子是留不住了!冷静,一定要冷静。

他迅速熊子晋打通电话,抓狂的喊道,“现在就让医院救护车往乔家赶去,带上洗胃的机器,大量的A型血袋,让外科准备手指接合手术!妇科准备保胎手术!五分钟之内调动你手里所有的武装力量把乔家一千米之内包围!但凡看到有人逃跑,谁他妈都别想活!当场击毙!”

石腾星太了解临原隼人那个疯子,看着周覆手机同步的视频,脸色惨白的浑身发抖,魔鬼也不过如此了,他这是要替王郁深毁掉得不到的一切。

此时手机突然响起,石腾星接通不需猜测的说,“师兄你不要乱来了!一切好商量。大小姐已经流产过一次了!你不能再这么做!她会崩溃!”

崩溃与他何干?

临原隼人无所谓的一笑,“第一次见面,总要送周先生礼物,你也不要着急,明天才轮到你。选一下是从阿龙下手还是你的新女朋友下手?直播阿龙的空难呢,还是直播女警被反社会组织成员报复呢?”

石腾星咬牙威胁的说,“疯子!你要敢乱来,我石藤家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你的组织从这世上抹杀掉!”

“我们有谁不是疯子?”临原隼人悠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