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大结局

赤练来了后,云舒心里的感觉很怪异,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他对她一如既往的关心,两人像朋友一样相处,不再 针锋相对,不再剑拔弩张。

轻云撇去了杀手的身份,其实是个很贤惠的女人,她的饭做得不错,每天帮着玉笙箫在厨房里忙活,然后就是端菜,盛饭,甚至洗碗筷,从来不让云舒沾手,因为她觉得孕妇应该多休息。

玉笙箫虽然看赤练不顺眼,又担心云舒的心会被赤练吸引过去,可相处着,他觉得云舒和赤练现在的关系像朋友多一些,至于爱情,赤练可能会有一些,但多数是通过云舒去思念叶念,云舒嘛,第七世就没有爱情,只有感激,现在就更加不可能有爱情了,如果说对赤练有什么特别的情感,那大概是歉疚了。

之前尹诺和聂峥嵘结婚结的仓促,虽然整个婚礼过程无可挑剔,但因为聂峥嵘一直忙着,都没有时间陪她度蜜月。

现在,终于有闲暇了,在赤练和轻云来普罗旺斯不久后,他们两口子也匆匆赶了过来,因为是度蜜月,当然没有带随意那个小屁孩,将随意发配到皇宫里和随风作伴。

两人到来时,云舒和玉笙箫亲自去机场接他们,开了一辆加长版的商务车,尹诺调侃云舒:“你们两个速度够快的啊,这才刚刚醒过来不久,老二就迫不及待的蹦出来了?”

云舒不满意的说:“什么叫迫不及待,这叫众望所归。”

尹诺笑着不说话,玉笙箫就开始调侃聂峥嵘:“峥嵘,看来你战斗力不行啊,这么久了,你家老二还没有迫不及待的出来,你得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啊。”

尹诺立刻羞红了脸,聂峥嵘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说:“没办法我媳妇儿说想要过一段时间的二人世界,这不,将我家那小子丢进皇宫里,我们两个逃出来了,话说带孩子也听麻烦的,能推一段还是推一段吧,如果她实在不想要,那就不要吧。”

尹诺立刻反驳:“谁说我不想要,只不过是过段时间而已,这次我得准备好了,生个闺女出来,闺女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瞧随意那个兔崽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玩,一点儿都不懂得体贴他老娘,所以,还是闺女好。”

玉笙箫一听,立刻乐了,用胳膊顶了顶云舒说:“媳妇儿,咱还得再生一个比随风还厉害的儿子,又懂事,又省心,将来还能娶峥嵘他闺女做老婆,你说多好?”

云舒抿着嘴乐了,她是无所谓的,虽然说生个闺女是挺好,可玉笙箫身在皇家,显然多生儿子才是众望所归,何况,她家的随风的确省心,省心的让她这个妈妈汗颜,那小子几乎不跟她撒娇,有时候言行举止比她都还老成,让她真的觉得很挫败啊。

聂峥嵘一听立刻黑了脸,尹诺倒是挺高兴,“好啊好啊,将来我们生了二胎,就结亲吧,肥水不流外人田。”

云舒嘴角抽了抽,这叫什么话?

一行人一路拌着嘴来到云舒漂亮宏伟的城堡中,下了车便看到赤练和轻云在花园里散步,尹诺立刻惊愕瞪大双眼,指着他们问云舒:“他们,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赤练和轻云走过来,和聂峥嵘打了个招呼,然后笑着说:“现在我们在这里做客呢,你们还不知道吧?其实在第七世的时候,我和云舒曾经是父亲,办过婚礼的,曾经的恋人关系,自然和别人不一样了,所以,我能来这里,一点儿都不奇怪。”

玉笙箫黑了脸,他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像赤练这样不要脸的,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云舒叹了口气,拉着尹诺坐下,然后将第七世发生的事情讲给他们听,听完后,尹诺感慨异常,然后转头对玉笙箫说:“太子殿下,原来你在第七世那么不是个东西,幸好现在还正常些,不然,估计我妹子都不会正眼看你。”

聂峥嵘含笑不语,赤练若有所思。

三对人就在这里住下,每天斗斗嘴,吵吵架,办个小型的宴会,吃吃喝喝的过了好多天。

这一天,几人一起出去玩,开了一辆七座的大越野车,越野车安全性能好,翻山越岭不成问题。

话说踏青这种事,他们已经有很多年不做了,因此准备还比较充分些,三个女人忙着准备吃的,各种蔬菜水果肉食等等,当然还有零嘴,三个男人则带着帐篷什么的,最关键的是,怕临时会有什么变故,玉笙箫带了三柄手枪,子弹若干。

聂峥嵘调侃他:“你以为是出去打仗吗?准备这些东西?”

玉笙箫慢悠悠的看着他说:“这叫有备无患,时刻提防着总是好的。”没办法,自从做了储君后,想要要他命的人太多了,每天都要注意保护自己,这已经成了习惯。

越野车在山路上走,露过一处茂密的丛林时,赤练忽然紧张起来,对他们几个说:“趴下,把枪拿出来。”

聂峥嵘和玉笙箫也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两人对视一眼,把三把枪分给三个男人,准备好,然后将各自的女人拦于身后。

果然,丛林里忽然窜出黑影若干,手中端着枪,开始向越野车射击,开车的司机是老手,也曾见过这样的场面,没有慌张,依然把车开得很稳。

三个男人开始射击,三人都是弹无虚发的神枪手,一枪一个,结果敌人不怎么费劲儿,赤练神情 凝重的说:“这些人可能是冲着我来的,待会儿如果有机会,你们先走,莫要被我连累了。”

玉笙箫冷哧一声:“在你眼里,我们就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人吗?赤练,你也太小看我们了。”他一边射击,一边给自己的人打了电话,虽然是出来度度假的,可毕竟他身份特殊,身边总是得有许多保镖保护才行。

保镖来到这里估计还需要半个小时,几个人只需撑过半个小时就应该没问题。

射击仍旧在继续,很激烈,黑衣人不要命似的冲过来,越野车的轮胎被射扁了,他们只好从车上下来,下的迟了,恐怕会被射成筛子。

几个人一边射击,一边往丛林里面跑,跑出一段距离后,感觉后面的追兵没有追上来,大家坐到树下稍稍休息了一会儿。

玉笙箫顶顶赤练的肩膀问:“怎么回事?”

赤练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涉黑你知道吧?”

玉笙箫点头。

“前段日子我和黑道头目说,打算金盆洗手,那人不高兴,他需要我和他合作,可是我已经过腻了这种刀剑舔血的日子,所以,这是报复。”赤练叹了口气,报复他是料到的,只是没料到会连累他们几个人,真是罪过。

玉笙箫表示理解,赤练从那个组织里退出来是明智的选择,继续呆下去,过着杀人放火为非作歹的生活,迟早有一天会和他们为敌,那也是云舒不愿意看到的。

“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玉笙箫向他承诺。

赤练感激的说:“谢谢。”

两人说着话,没有看到斜刺里一颗子弹速度极快的射过来,目标是赤练的心脏,轻云一直关注着这边,她又是杀手,天生对危险很敏感,她手里没枪,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选择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赤练身前。

然后,赤练就感觉轻云扑过来,身体巨震,血花四溅,玉笙箫眼疾手快的结束了那个射击者,轻云却被击中的后背,身体软下去。

“轻云”赤练震惊的看着轻云,抱着她的身体,心里涌现出巨大的恐慌,这么多年,一世又一世,都是她无怨无悔的陪在他身边,他早已离不开她。

若是没有今天这一场暗杀,他都无法确定自己的心意,原来,在他心底,轻云是这么重要,重要到无人可比。

之前,他被自己的执拗迷住了眼睛,一心想让圣女折服,却让轻云在他身边默默受着委屈,他还算人吗?

赤练的眼泪流下来,这么多年来,他早已忘记了眼泪的滋味,现在尝到了,他握着轻云的手说:“轻云,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最爱的是你,你不要离开我,等你好了,我们就举行婚礼,好不好?”

轻云已经陷入昏迷,当然无法回答他的话,不过,玉笙箫的人赶过来比较神速,将他们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将轻云送进医院抢救,所幸,子弹没有伤到要害。

经过这件事,赤练和轻云果然关系更进一步,等轻云伤好后,他们打算回国去筹备婚礼,向云舒辞行时,赤练对云舒说:“云舒,你一定要幸福。”

云舒眼中含着泪说:“你也是。”

恩怨消散,两人相视而笑,云舒叮嘱赤练,结婚时一定要给她下请帖,赤练说那是一定的。

故事的最后,当然是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所有人都是幸福的,结局是圆满的。

云舒在九个月后生下一个儿子,和随风如出一辙,依旧聪颖非常,不过,这个小家伙与随风性格不一样,是会撒娇的小东西,惹得云舒频频母爱大发。

最后,玉笙箫感慨,说比起圆滑来,还是他的小儿子做的比较好,一边聪颖非常,学会了所有的东西,成就丝毫不逊于哥哥,一边又哄好了他妈妈,要知道,他妈妈是个比较难搞的女人啊,但凡能搞定云舒的人,一定都是非常厉害的人。

听说,凌寒也找到了顾暖,只是,经历了那么多伤害,他们还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吗?这是一个未知数,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移步《豪门孽婚》,那里有最详细的故事讲哦。

大结局